刑休

aph/阴阳师/韩信夫人/起子哥的娇妻/锤基一生推/盖尔加朵被我承包

蠢萌的小学霸:

大家去看镇魂大结局的花絮啊,
真的是吹爆两位哥哥演技。。
太感人了,请让我站一秒rps。

最后一场戏拍完,
当时两个人都还在情绪里面气氛特凝重,
宇哥特别暖的去打龙哥,想逗他笑,
龙哥还在生离死别的情绪里没出来,不理他。
接着,名场面来了,
宇哥就接着笑,笑的特傻特开心似得,
然后龙哥就被感染了,也笑了一下,
看到龙哥走远了,白宇忽然一下子变成小澜孩哪个凄楚的眼神,
md他还没出戏啊,也难过着呢,就去安慰龙哥,他心里还难受着呢,就去安慰别人。
这时候龙哥特别心有灵犀的转了个身,
含笑看了他一眼,眼神完全就是沈巍本巍啊。

我tm当时就哭了,
我觉得赵云澜沈巍一秒附身了有木有,
两位老师都太好了,
不仅真的是神一般的演技,
还是真的互相慰藉,互相搀扶的兄弟啊。

【巍澜】知乎体:你相信这个世界有前世今生吗?

太太续我狗命

小仙女本仙就是wo:

这结局看得我什么也写不出来了,糟心


接剧版结局之后下辈子,当然会再见面啊!!还用得着赌一赌吗?!!!


he,放心看


————————————————————————————


知乎体:你相信这个世界有前世今生吗?


               一见钟情是不是因为有前世的记忆存在?


                我爱上了一个人,可我才刚刚见了他没几面,我就觉得自己像魔障了一样,除了他眼里再没有男人了,这辈子就只想嫁给他。这是不是因为我的前世就认识他呢?






赵飞行


刑事侦查学专业,三好支队长




我是一名刑警,人民公安大学毕业,学的是刑事侦查学专业,不知道见了多少死人。豪不避讳的说,这么多年来支队也压了不少悬案,是真的毫无头绪。要是真有前世今生这一说的话,死者们就该投胎前先来给我托一梦,好让我把杀害他们的凶手统统抓住。


所以我,是一名一心向人民,崇尚科学,鄙视封建迷信的好刑警,不相信一切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


但是有个叫做“记忆遗传”的名词不知道题主你听没听过,这是根据种群记忆提出的假说,在分析心理学中是指通过“群体潜意识“,种群的祖先可将记忆、情感和想法遗传给后代。2013年有一项研究成果称,受训练后害怕某种特殊气味的实验鼠,能够通过精子中的一种机制将这种神经冲动传给它们未出生的子孙。这种仍被很多人解释为与记忆无关的结论,也被另外一些人用来解释前世今生的现象。


像婴儿一出生就会呼吸一样,爱一个人也有可能是生命的本能。真出现这种情况,第一眼见他就深爱,过后还能容忍他一切脾气和缺点,适应他的生活习惯,那爱情里是不是存在前生今世,就真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这个事儿吧,我得跟题主你好好分析分析。


今儿正好队里刚结案,有时间,我就想到哪说到哪,没什么逻辑文笔,争取让大家能看懂就是了。




我是个bi,就是男女不忌的意思。


干刑警这一行的,都得把脑袋别裤腰带上,今儿怎么开心怎么活,赶明儿说不定就死哪条阴沟里了。所以队里的大老爷们儿基本都光棍一条,能不处对象就不处对象,省得拖累人家。但二十好几快三十的爷们儿了,咋也得解决解决生理需求。刚开始跟人姑娘睡完,还犹豫是不是该负责任,哪知道人姑娘比我还看得开,扔下一叠钱拍拍屁股就走人了。所以后来案子一多压力一大,我就到酒吧里喝一顿,有顺眼的姑娘来问就顺势带着回家,当然,走之前一贯都是先说好,一夜情,别留下一起吃早餐。


至于同性这方面呢,我上高中的时候有个学弟给我表白来着,那时候我的确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不喜欢他,只是尊重他的性取向。大四的时候我遇见了一个人,他长得很好看,让我第一眼就爱上了。他个子和我差不多高,身材很好,皮肤很白,眼睛最好看,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看着又温柔又善良。当然,他不是那种偏女性化的好看,也不楚楚可怜,但我就想保护他,有一回一个嫌疑人不长眼跑得离他很近,我差点没一枪崩了那混蛋。只是那时候我还以为自己只喜欢女孩,就觉得他的好,让我打心眼儿里头舒服,想跟他亲近,想拿他当兄弟来处。


至于是怎么发现我喜欢他,想跟他睡觉的呢,这就要说到我刚进支队时候的一项任务了。


当时有一批倒卖军火的人,从部队里偷着往外运报废的家伙什儿,队里派刚毕业的新面孔去卧底,我就去了。那老大喜欢男人,底下小弟就总请他去夜店找少爷,那回我也被带去了,非要我也选一个,收网的部队在楼外头等支援,为了拖时间我也就随便指了一个看起来干净的。唉,他看着就是个没毕业的小孩儿,为了生计在这样的地方也怪可怜的。许是他也戴着一副眼镜的缘故吧,当他坐到我腿上的时候,我一下子就想起了那个人的脸。


如果是他坐在我身上,该有多好呢?


我想跟他睡觉,这是队里在给我的庆功宴上,我唯一的念头。






我跟女人睡过,也试过男人,打仗没输过一次,手上没跑过一个犯人,考核次次第一,犯错也不少,队里有人叫我刺儿头,有人骂我鬼见愁,道上混的见了我得吓的叫爷爷,我也从小作天作地惯了,除了我爸我妈,谁都不怵。


但就是怕极了这个人。


他干净,文雅,是大学里的教授,追他的人有男有女,从学生到名流,哪个都比我看着要好,哪个都比我更合适他。


我胡子拉碴,人不人鬼不鬼在卧底的时候,得给人端茶倒水,鞠躬哈腰,面子是什么?任务不出差错,藏住身份保住性命就成了,有人拿枪抵着我的头,让我跪在地上我也得哈巴狗一样下跪再叫两声。


他呢,出入宴会,是西装革履和衣香鬓影,人给他送跑车送名酒,我能送他什么呢?


我怕他知道我跟很多人睡过,我怕他知道我手上到底沾了多少人的血。


我怕他瞧不起我,怕他不喜欢我。


但他人真的很好,每次我出任务,他都在家里担心的睡不着觉,我们查起案子来连轴转,他就煲好了汤做好了饭给我送到队里去。


这让我更怕了,怕他也喜欢我。






唉,我是个刑警,不合适。






————————————






上回没说完,一直在忙队里新接的案子,现场挺残忍的,我都好多年没做过噩梦了,就因这案子又梦了一回。


忘了之前是说到哪了,随便说说吧。




昨天他来我们队里了,买的气泡水和西点,人人有份,跟他一起来送东西的是个男人,看着挺成功的,人品应该也不错。


他俩看着挺好的,要是成了,我也能放心。


说实话我嫉妒得要疯,火气一直憋到审讯的时候,旁观的人说是很少见我那么生气的样子,他们都以为我在生犯人的气,其实我是在生自己的气。


我怎么就那么怂呢?我明明爱他爱得要发疯,梦里永远在跟他缠绵,却一点儿都不敢告诉他。




我怕得一个劲打摆子,手抖得拿不住杯子。


好像上辈子,他就因为我死过了一回一样。


盯着我的人那么多,我不能让他受一丁点牵连。


为什么说,我好像信了前世今生呢?我这辈子不求能跟他在一起,可能就是因为上辈子已经在一起过了吧,我只求他过的好,活得安稳,有个人能真心爱他,男的女的无所谓,别欺负他就成。






我倒宁愿没有前生今世,这样我可能不会爱他;可能不会这么心甘情愿的放手。




——————————————————————


可能最后更新这一次了吧,没啥能说的了,你让我案情分析,嫌疑人侧写我能给你说出一大堆,说感情这玩意,我实在嘴拙。


翻了翻评论,我也回不过来,就挑一些想回答的在这里说吧。




首先,谢谢那些为我感到难过的人。


但是有什么好难过呢?我前头也没说什么刻骨铭心的事迹,我俩也没有,可能你们觉得难过,是情不自禁代入了自己的情感经历吧。为曾经感情难过的人,我劝你们都看开些吧,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想想,两个人都活着,不比什么都强?抬头看看天,知道他在某处做着自己的事情,在同一时空,同一世界,只要你想象着把距离忽视,他和你也能像电影画面那样,出现在同一帧里。




还有人说我怂,懦弱,不是个男人。


我承认,我是怂,懦弱,不是个男人。


没错,我知道他喜欢我,但是我不能让他知道我也喜欢他。


我爸也是名刑警,当年为了救我和我妈断了一条胳膊,我命大,活着回来了,我妈福薄,早早去了,大家都跟我说我妈是出车祸死的,但是我知道怎么一回事,没人告诉我,我也知道。我妈死得挺惨的,我爸这么多年还强喘着口气就是为了给我妈报仇。我爸想让那些人死前尝尝跟我妈一样痛苦的滋味,但现在法治社会,我爸把人抓进去,判个无期死刑什么的,最大也是一枪子儿的事,现在还有注射死亡,闭上眼一会就没气了,都冲着人性化去,连死刑犯也不该太痛苦。


但是我妈死前的恐惧和折磨,我爸因为没能救下我妈的自责和他承受的这半辈子痛苦,应该羡慕极了那些死刑犯的干脆死法吧。


你说可笑不可笑?


你说,我怎么可能舍得让我心尖上的人也这么危险?


我爸当年就不该跟我妈结婚,更不该生下我。






至于我为什么要当刑警这个问题,就遗传吧。


我想帮我爸抓住害我妈的凶手,就考了公安大学,后来见的家破人亡多了,就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越来越多,我能抓一个算一个,能救一家算一家,只当自己下辈子积德,或者换我重视的人一生平安。


国泰民安,哪是说的那么简单。我们干这行的,心里都有守护的东西,比自己的命要重要些,能活自然是想法设法好好保命,子弹不长眼的时候就只能认了。


咱就是干这一行的,没办法。




不说了,前世今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反倒把我自己的心酸事都抖了出来。


大家再见吧,自己好好活,别犯法,别给我惹事,有危险抓紧找警察。


江湖之大,祝好。










————————————————————————————————




前世今生是有的,我爱吃糖,他送我糖果也好,糖纸也行,都比别人送的要好。


上次是我找他,以为这次能换他来找我,结果等来等去,只看见他自个儿偷摸摸纠结掉眼泪。


傻不傻。




想跟题主说,不管有没有前世今生,心爱的人一定要牢牢抓住。




现在是7月25日,10点46分,我用他的手机回答这个问题,他在我身边睡得打呼。






于是江湖不见,大家祝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哭

普雷利_我们家老白巨可爱=3=: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他一起去食堂点一份花菜烧肉

只有花菜 没有肉【不是

————————————————————————

我们人民警察的夫人 怎么会做拿别人家卡养自己老公的事

当然是刷自己老公的卡啦_(:з」∠)_

射你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P酱:

一个报复性的脑洞,边画边笑,我也是沉迷了

女主说要领宠幸得按大小个儿排队,然后许老师试图用碎片时间写个论文,人民警察试图用许墨练习射击,怼怼试图用白起练习刷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起帅爆

夕烧与破晓:

为了庆祝我的第一张SSR来的飞哥摸了一张,(°∀°)ノ不过我真是捅了飞飞窝,已经九张飞飞卡了内流满面。。。

————————————————————

可是我是周太太啊!!!我只有三张洛洛!!!!!!

————————————————————

枪支有参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肉肉链:

【恋与制作人】这才是我的,非洲女孩日常!

怕不是恋与神经病哦!!!

今天也是没有SSR的一天!哇的哭出来——

老石做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常山鸢:

老石做梦

老石帅爆!!!

常山鸢:

老石在我眼中是很帅很帅的(´゚ω゚`)

终于吃到像样的石花粮了呜呜呜呜

常山鸢:

做自己的导演,给石花加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