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废驴蛋

aph/阴阳师/王者荣耀/韩信的老婆

我的妈戳萌点

秦日天:

《崽子是个好东西,我希望你也能有一个!》
——就是这样~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甜太太我爱你啊啊

Tears of Fury:

子夜の床上交易(你这样的标题党是会被打的知道吗)

【阴阳师同人】活着不好吗(一)

我的天萌死红红火火

Uncle邵_清响:

吐槽体正直,希望食用愉快233333。
狗崽有,酒茨有,鬼使骨科有,阎判有,荒目有。


  观众朋友们好,吃瓜群众们好,树上的朋友们好,请把手里的秋裤收起来谢谢。


  我叫鬼使白。


  我今天在这里是要来控诉一些事情的,不是你们以为的千篇一律的我们寮子里的那点破事儿,我们阿爸没因为一发入魂而欣喜若狂也没因为非的掉渣而去引颈自刎,我们寮里的茨木童子也没一个想不开就去加入哲学军团,我们寮里的草爸爸今天又撂倒了好几个不懂事儿的ssr,一句话,今日寮子的上空天气晴好,饭好吃,觉好睡,手机好玩,手枪也好打。


 


  我身为一个好直男,地府的模范员工,我那个一看见他我就闹心的哥哥的优秀弟弟,阿爸手下的得力干将,我们寮里的众多颜值担当和我自认为的唯一智商担当,我现在对寮里的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而感觉十分不满。


  


 


 我们寮里其实现在有个不成文的规定。


 


  留给那些异性恋一条生路,毕竟珍稀动物还是要保护的。


 


  之前我作为寮子里唯二的直男——原来是唯三,阿爸加我加荒川,阿爸背叛了我们这支在黑夜中默默前行的小队,转头就跟隔壁那个一身腱子肉的基佬跑了。原来是我们仨每天落寞的坐在屋顶上每天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理,阿爸在的时候我们有时候还会谈论讨论如何遏制寮里现在这股一路高歌猛进的搞基之风,阿爸找到他的真爱之后我和荒川每天更落寞的坐在屋顶上,一句话都不想说。


 


  我开始真的很信任荒川,荒川说反正他是不会弯的,因为他已经有喜欢的姑娘了,他有一天跟我形容他意中人的样子:身长七尺身量清瘦,渐变蓝色长罩衣,白里衣底边绿色刺绣,白色带深粉色头发遮了半张脸的刘海儿,脸上绑了两道白绷带。


 


  我当时就露出了微笑,看着他继续比比划划的形容:嗯对,虽然是位优雅的小姐,可背后还有一条和阿爸风格相似的龙。


 


  然后我就再也不顾我的形象和他ssr的身份,恶狠狠一脚就把这厮从房顶上踹了下去。


 


  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痴汉的那是隔壁的一目连!!!!



  我木然的看着他猝不及防的摔下房去在地上翻滚,突然有点心疼美梦破灭亦或是好不容易追到手之后被激发出奇怪属性的他。


 


  就这样,房顶上日常仰望天空的就剩了我一个人。


 


  而且阿爸自从失足落入基佬的深渊之后,不知道他是想干脆自暴自弃的把寮里的基佬凑个整,还是大发善心想早日让我哥结束漫长的光棍生涯,总是有意无意的想拉我一起下水。


 


  比如,找五个人一起去打结界,我站中间,左面酒茨,右面狗崽。


 


  打完了之后回家的路上,阿爸真诚的跟我说,我崽,有没有突然觉得自己特别碍眼?


 


  再比如,找五个人一起去揍大蛇,我站中间,我的左面是隔壁来组队的一目连,右面是荒川。


 


  打完了之后回家的路上,那咸鱼一脸严肃的凑过来跟我说,鬼使白,为什么我现在看你这么碍眼?


 


  顺便说一句,我们寮里的荒川已经六星,虽然还不能保证他指谁秒谁,但是如果说打我,应该是够了。


 


  ……我真想借我哥的四十米大镰刀朵蜜了你们,真的。


 


 


  【2】


  在这里我想用一些口水说一说我哥,毕竟我感觉这是我们这儿唯一一个比我还耿直的人。


 


  我哥想跟我搞骨科我还是能看得出来的,但是你让我怎么办?我如果耿直的拒绝他,他估计就要真的跟我搞一搞霸王硬上弓的戏码了,我感觉这对他很好对我不好,再来十个我估计我都打不过他,唯一把他打翻在地的方法就是十一个我同时跟他滚一个被窝让他x尽鬼亡。所以我只能该配合他的演出我视而不见,傻子都能看出来他对我有意思,当然也包括我们寮子里的这群智障,所以无论别人怎么质问我俩的成亲日期,我都友善的投以妈的智障的眼神并转移话题。


 


  比如:“快看天上的那朵云彩,像不像我借过你的那二百块钱?”



 大家都是善良的式神,或者都是有脑子的式神,一般听我这么说就不提了,只有一次我用屡试不爽的这招对付茨木的时候,这位顺着我指的地方看去,半天了之后我胳膊都酸了,放下也不是继续也不是,他才慢悠悠的说了一句:


 


  “像。”


  ……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单纯不做作的茨木童子了你是哪个欧洲寮的细作你怎么混进来的我不认识你。


  最可怕的其实也不是这些无时无刻不想着助攻的基佬群众们,是我哥尴尬的撩我套路。


  每次我都满脸木然的看着我哥用僵硬的直男套路撩我,一边在心里以头抢地痛心疾首——你说哥,你的审美如此直男,怎么就不能好好的给我娶个嫂子回来非要跟我搞自产自销?!


  那首诗不会背吗?搞白燃黑萁,白在床上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阿爸有我一个这么正直的智商担当就够了,叫我哥回来干嘛呢?!


【未完待续】

太太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伸缩自如的爱:

大天狗X妖狐   

顶弯崽崽,厉害了大天狗!